李嘉诚已离去 沽空长和的时机到了吗?

2019-09-13

  去年5月10日,在出席完最终一次股东会之后,李嘉诚以90岁高龄辞去长和集团主席的职位。长和的大任落到了李泽钜肩上。
  一年后的今日,长和遭遇沽空组织的埋伏。发问者是香港闻名空头GMT Research。
   沽空组织在香港令人丧魂落魄,一旦被盯上,日内跌个两三成不在话下。然而这次GMT埋伏长和,却铩羽而归。当日长和收盘价跌1.19%,简直纹丝不动。当晚23点左右,长和发布澄清布告,称“董事会强烈否认”GMT的陈述中所含之影射。
   今日,长和股价继续保持“超安稳”,收盘价仅跌0.44%。
   正如内地投资者对茅台的崇奉,香港投资者对长和,也有着某种崇奉。事实上,GMT这次沽空的,不仅是长和的股价,更是香港投资者甚至全社会的一种崇奉。      
不妨先来看看这家GMT是何方神圣。
 GMT的盛世危言     
 GMT在香港的方位是管帐师事务所林立的上环,紧邻众多银行与投行的总部聚集地,香港的心脏地带——中环。GMT的联合创始人之一Gillem Tulloch曾任职嘉诚(Cazenove)、野村(Nomura)和里昂(CLSA)。
   因为几位创始人都出身财政,因此对财报的解读能够“入纸三分”,一点犄角旮旯的东西,都能给他们抠出来。
   咱们知道,并购重组是财报中非常简单出bug的当地,很简单隐藏一些东西;因此这些当地天然成了通晓财政的GMT最喜欢“挑刺”的当地。
   本年3月6日,GMT曾一口气沽空了5家我国上市公司,包含美国上市的中概股58同城(WUBA.US)、阿里巴巴(BABA.US)、京东(JD.O)、以及港股上市的蒙牛(2319.HK)和中交建(1800.HK)。     
     而唱空这几家公司的理由,大都比较挨近,比如“赢利与现金流不匹配”、“商誉减值处理方式不妥”、“隐秘债款”、“隐秘严重买卖”等等。例如打击京东的实在现金流现已恶化,等等。
  GMT史上最高光的时间,是2016年11月份宣布名为《商誉猎杀》(GoodwillHunting)沽空陈述。这篇陈述的作者Mark Webb,GMT的合伙人之一。下图是这哥们儿的尊容。
  在这篇陈述中,GMT怼了长和、利丰(494.HK)联想、软银等科技和地产巨子,以及日本的武田制药、印度的GMR基建公司、和我国的中建。陈述剑指前几年(2011-2015)资本市场泡沫严重的时分,这些公司在市场上大量并购,导致商誉虚高;而这些都将在未来称为悬挂在上市公司头上的“达摩克斯之剑”。
   Mark Webb称,在过去5年这一大波亚洲公司并购重组中,总共产生了至少2500亿美元(约合2万亿港元)的商誉,而且造成了赢利和资产价值的虚高,以及债款的低估。      虽然这篇陈述发布的时分正值港股低点,不久后就展开了2017年成绩驱动的大行情,同时商誉减值的危险也被一众靓丽的成绩给压下去了。
   但到了2018年四季度,伴跟着股市的下跌以及经济基本面的转差,商誉虚高的问题的确是暴露出来了。GMT以及Mark Webb算是有先见之明。
   这次GMT对长和发问,所遵循的套路仍然是从并购重组中“挑刺儿”,去发现隐秘债款和现金流恶化等问题。
   详细陈述的内容因为GMT未揭露,咱们也不便多提;但从公司揭露的网站信息上能够看到,这份陈述的主要供给点有两个,榜首是2015年重组导致了本年的赢利虚高,第二是通过管帐手法隐秘了577亿港元的债款。
   或许处于财政从业的灵敏,对这几个点的质疑无可厚非;这几个点放在其它公司身上或许就建立,但扣在长和脑袋上,就显得有点令人啼笑。
   长和在港股市场的方位,包含李嘉诚的商业模式在老一辈香港人心中如神一般的重量,绝非一个沽空组织几页纸的陈述能够撼动的;以财政疑点进犯长和,简直有点布鼓雷门。
   “沽不动”的长和
  股票跌,根本原因便是有许多人在卖。
   沽空组织之成功,取决于两个原因,榜首是你的沽空理由有人信任,第二是信任的人傍边有许多巨细股东跟风兜售。如果没有人信,或许没有人卖,任你说得不着边际,也达不到效果。
   所以,此次GMT沽空长和失利,咱们也从这两个点上去找原因。
   榜首,GMT的理由站得住脚吗?
   第一,会不会有人大举兜售长和?
   很可惜,两个答案都是否定的。先说榜首个。
   从前有一位做地产的香港朋友对我说:每个买楼收租的香港人,都觉得自己是李嘉诚。      
固然,李嘉诚发家起步所凭靠的,不是当今国内地产商“加杠杆”“高周转”等等这一套,而是极度保守的“现金拿地,起楼收租”这八个字。
   在1950-60年代香港经济这片泥泞沼地中玩“卖楼花”的发展商以及银行,在后来的一次次经济危机的冲击中,基本上都挂了。极度讨厌负债、极度注重现金流,能够说是现存香港地工业几大宗族的安身立命之本。
   而几大宗族的这种玩法,到后来逐步变为揭露的秘密,成为平头百姓的崇奉。
   最终,在老一辈香港人心中,“买楼收租”、“注重现金流”、“李嘉诚”、“和黄”、“长江”(包含后来的“长和”),这些词都是划着等号的。所以今日,遽然有个“鬼佬”的做空组织说李嘉诚现金流有问题,隐秘债款?呵呵。
   第二,即便GMT沽空组织说的有道理,权且以为长和可能确实在2015年那波“世纪大重组”中搞了点小tricky,那也不足以动摇持有长和的巨细股东的“崇奉”。
   对长和的崇奉是与对李嘉诚的崇奉差不多的东西,即收息(分红)。因为老一辈港人对李嘉诚“买楼收租”的模式极度崇拜,因此关于股票投资的关注点也天然而然地转到了“买股收息”上,而且跟着史上几回港股崩盘,人们再难信任买股票翻十倍这种神话,继而投资风格趋于稳健。
   长和(重组前的长实)每年5月中和8月尾安稳派息两次,总息率大约为股价的3%-5%左右。上图中上方赤色的“倒L型”符号便是派息提示,从图中能够看出,自1986年9月开端,长实(重组后的长和)从未中止每年两次的派息,实现派息“超安稳”。
   在2015年“北水”饮马香江之前的漫长岁月,港股市场上最受追捧的那几只股票——和黄、长实(后来重组为长和)、汇丰、友邦保险——哪一个不是具有超安稳派息的股票?
   “买楼收租”、“买股收息”这八个字,从前香港人的金科玉律,为那些梦着想成为资本家的中产阶级提供似真似幻、若即若离的美好与满足。
   已然我买长和图的是收取股息,那么2015年重组、英国几个基建项目的记账方式调整了一下,啥的……又不影响派息,那么“关我咩事”?
   物极必反
   2013年10月,南国的海风还带着夏天的余温,沪上则是丹桂飘香,秋意正浓。坐落陆家嘴右侧翼,紧邻上海中心的东方汇经中心易主。这笔买卖,一边是李嘉诚的长实,另一边是交通银行。
买卖完成的时间,李嘉诚85岁生日已过;而这座甲级世界写字楼挨近封顶,距离投入使用只差几个月了。
  人们不免古怪,一向信守“起楼收租”的李嘉诚,怎样在这个时分把立刻就要建好的商业地产拱手让人呢?须知此时大陆的同行可还在三四线城市张狂拿地、张狂起楼、张狂销售呐!李翁所做的,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吗?
   事后人们才知道,2013年的兜售,仅仅一个开端。随后几年,内地从房企到老百姓都在买买买,只要一个人在“卖卖卖”,他便是李嘉诚。
   进入2017年,内地与香港的楼市张狂挨近结尾,而李嘉诚的“卖卖卖”也挨近结尾。2017年底,李嘉诚甚至将坐落中环中心地带的商业地产——中环中心——以402亿港元的价格脱手。这座方位对标北京金融街、上海陆家嘴、纽约曼哈顿的香港地标,李翁脱手的时分,或许有一些不舍,但没有一点点执念。
   诚如李翁所言:人狂我离。
   与这边的卖卖卖交相辉映,在地球的另一端,李翁在大举“买买买”,抄底欧洲的基建与公共事业公司。
   索罗斯的“自反性”原理通知咱们:当所有人对某一件事的认知和预期都高度一致的时分,相反的工作就要发生了。  
这句话用在香港楼市身上,或许为时尚早;究竟就在前几天,香港金管局主席陈德霖还在提示楼市危险。陈主席说:虽然阅历了挨近10个月的熊市,房价均匀跌幅在9%左右;但本年开年这4个多月之中,香港楼市现已呈现过热的迹象。
   对财富的渴求、对逾越阶级的巴望、以及对“买楼收租”这个牢不可破的“真理”的一次次回归,使得香港楼市永远有无穷无尽的购买力;上至单价过亿的豪宅,下至五六百万的“上车盘”,时至今日,仍然不愁卖。对房子的狂热执迷,映射到股市上,便是长和股价的超安稳,以及此次GMT沽空妄图的铩羽而归。
   但是,在生活本钱高企、社会阶层凝固、工业结构畸形,只要金融和地产服务能够提供就业机会的城市,一旦粤港澳人口流动的妨碍打通,本地人口回流内地的闸口翻开,香港的楼市或许会呈现史无前例的深刻调整。
   结语
   这场沽空,仿佛一个远道的和尚想教人念经,然而在香港这个地产寡头的城邦,被“买楼收租”和“买股收息”这些“中产资本家”的崇奉怼得鼻青眼肿,铩羽而归。长和的股价,象征着香港民众的信条,屹立不倒。
   然而,豪宅熠熠的香港,终以暮气沉沉。“地产立国”的逻辑,走到今日也再难为继。
事实上,就在长和被沽空的第二天,李嘉诚在上海的最终一个项目(上海真如城市副中心地标性商业复合体——高尚领域),现已寻觅买家,即将脱手了。
   或许,沽空长和以及挑战“买楼收租”的楼市崇奉之大时间,现已不远了。

上一篇:63岁宁波富豪陷债务危机:三家公司两家踩雷
下一篇:「股指交割」地缘局势紧张提振原油市场 布油涨
相关文章